首页 | 公司简介 | 代理记账 | 工商注册 | 注册香港公司 | 注册英国公司 | 注册美国公司 | 注册离岸公司 | 注册商标 | 出口退税 | 招聘英才 | 联系我们
网站公告  

1、执行事务合伙人或者委派代表签署的《合伙企业分支机构变更登记申请书》(原件1份);
2、执行事务合伙人或者委派代表指定的代表或者委托的代理人的委托书(原件1份)(可在申请书内填写);
3、经办人身份证明(复印件1份,验原件);由企业登记代理机构代理的,同时提交企业登记代理机构营业执照(复印件1份,须加盖本企业印章,并注明“与原件一致”);
4、全体合伙人签署的变更决定书,或者根据合伙协议约定的合伙人签署的变更决定书(原件1份);
5、因合伙企业名称变更而变更分支机构名称的,应提交合伙企业登记机关出具的企业名称变更证明(复印件1份,验原件)及经合伙企业加盖印章的《合伙企业营业执照》(复印件1份) ;
6、《合伙企业分支机构营业执照》正本(原件1份)和全部副本(原件)。

当前位置:首页 >
数万亿闲置资金投资彷徨,金融机构“混战”理财市场
汇通网6月5日讯5月的最后一周,短期理财产品的“月末效应”再度上演。在月末、季末、年末等时点存贷比考核下,银行不得不承受周期性痉挛式的阵痛。

  尽管在央行三度或降存准率,降息预期再起后,短期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率正在整体走低,但在房地产调控和股市低迷的当下,体量庞大的社会闲置资金和各路“避险资金”却提供了庞大的资金供给。短期理财产品兼具收益率、安全性和流动性,成为各路资金短暂“避风”的首选。

  在银行发力短期理财产品之际,作为基金公司的创新业务,天弘、汇添富等基金也纷纷推出短期理财基金来抢食市场。

  不过,在这场对闲置资金和避险资金的“跑马圈地”战中,“集体理性”的缺失或成为其成长路上的一道墙。

  “月末效应”变迁记

  资金供求的天平正在发生轻微的倾斜。

  “该产品额度有限发售完毕,请选择购买其他产品。”5月末的一天,某大型国有银行当日起售的数款跨月理财产品,不到上午11点就告售罄。就连该行流动性最差的一款366天期的理财产品,也被告知申购已满。

  拥有八年股龄的黎华是一位持有该行金卡的客户。在决定空仓休息后,他原准备当天购买些理财产品。熟料上午10点半,在浏览完该理财产品协议准备申购时,却被提醒该产品已经销售完毕。

  “最近收益率都不高,想不到3.6%这么低的产品都抢光了。”黎华抱怨称,由于怕耽误后市的行情,最后他只好选择28天期的国债回购,收益率年化在2.8%。

  黎华所在的银行并非个案。记者在调查中发现,5月底多家银行发售的短期理财产品收益率多在4.0%至4.8%之间,收益率4%的也并不鲜见,而在两个月前的3月底,市场上的短期理财品的收益率普遍在5%以上。

  尽管眼下银行发售的理财产品收益率大不如前,但投资者对短期理财产品抢购场景,仍让包括黎华在内的投资人感觉恍若隔世。

  时光倒至2011年9月底,此时股市从7月初的2800点一路跌至2350点附近,抄底机会隐现。此时正待建仓的黎华,决定赎回他此前购买的无固定期限理财产品,反复操作几次都未成功,后来他从这家银行客服得知,季度末银行赎回压力很大,并建议他国庆节后再赎回。

  从“无法赎回”到“额度有限”,仅仅相隔7个月,黎华前后所经历的迥然不同的境遇背后,则是决定资金价格的“无形的指挥棒”在银行头寸紧张时,资金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而在银行头寸宽裕时,资金价格便一路走低。

  据银行业内人士回忆,在经历2009年的“天量信贷”后,监管层开始收紧银行放贷节奏,而月末、季末等重要时点的存贷比指标,则成为监管部门考核银行资金状况的重要指标。

  为应付这一周期性考核,银行不得不在重要时点高息揽储,“存款大战”一度白热化。但在2010年9月监管层将违规揽储设为政策“高压线”后,作为“表外业务”的银行理财产品,则接替银行存款成为银行揽存的主渠道。